洵纾

我做了一场梦,美好的不愿醒来,梦到在我们共同期许的那个盛世里,你微笑着望着我。

【伪东宫】同人 若如初见

此文为 微博/B站@长安月下_vv  太太的视频同人,已获得长安太太授权。

视频链接见合集前篇 戳这里

若如初见

 

宣和十三年,周宋联姻,北周太师宇文护亲出城外,十里相迎。

容止怔怔地望着迎亲队伍最前方的宇文护,静静等着他缓缓走近。

两相对拜时,容止悄悄抬眼打量面前的男子,宇文护丰神俊秀,微扬的嘴角昭示着难以言喻的清透平和,一双黑眸脉脉含情。

容止一时之间竟舍不得移开自己的眼。

 

容止感觉自己仿若置身冰冷的河水,眼前一片迷茫,身体不断下坠,找不到任何希望和方向。
手心乍暖,忽有一人执起他手,将他带离茫茫黑暗。

他无暇思考,只觉温热的触感自指间传递,周身寒冷自此消融。

蓦然梦醒时候,却是宇文护一把扳过他的身子,将他推倒在床。

容止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宇文护,眼神交汇的刹那,空气间氤氲着静默,细小的情愫在空气中悄然流泻,宇文护目光深柔,眼中仿若有万丈星河。

容止忽地就红了脸。

 

容止总是不自觉地回忆起之前的那场梦,梦中难见对方面容,只余温热的掌心和清隽的眼眸,梦中人的模样似是那样陌生,却又那般熟悉。

梦境虚虚实实,梦中的面容时而与现实中宇文护的面容交叠在一起,给了容止一种不知今夕何夕的错觉。

他渐渐分不清是梦境太真足以回味悠长,还是现实太冷温暖转瞬即逝。

 

容止又梦魇了。

他又梦见骤然从云端坠落,变得一无所有的那一天。

梦中族人淋漓的鲜血让他难以安枕,尸横遍地的场景在他眼前浮动,永不停歇,扼地他喘不过气来。

他是一个罪人,他早已失去了天神的庇护,也不配得到任何的宽恕。

爱上宇文护是他一生最大的赌注,是他一生的劫难。

时光倒回,宇文护屠他满门,凌厉的眼神如遍地血染浮尸般凌厉冰冷,冻得他再也无法回暖。

他目光冲静而倔强地望向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似自嘲般地弯了弯唇角。

突然很想哭。

 

容止终于忆起那个爱入骨髓的人,终于忆起那个被他遗忘在记忆深处却又深深藏在心底的人。

初见之时,宇文护体贴的模样镌刻着认真,递来醇厚的药汁竟无半点苦涩之意,反而让人觉得满是温暖与甜腻。

容止要的不是山盟海誓,亦不是权倾朝野,而是这般寂静流淌在琐碎光阴里的点滴疼惜。

容止握住了宇文护伸出的手,那时的他天真地以为,只要双手紧握,就再也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

 

容止静静地望着宇文护,望着他爱抚地护住怀中的女子,原来宇文护的世界里,他从来都是一个局外人。

一切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他的痴情错付,在宇文护看来不过是一场荒唐的笑话。

他的执迷与在乎,不过是痴人说梦,自取其辱。

原来他从没有走进宇文护心底的机会,从来没有。

容止自嘲一笑,无力地黯然转身离去,背影萧索而颓唐。

他终于明白,或许自始至终,宇文护背弃的,从来只有爱情。

 

山间暮霭朦胧,晨光熹微。容止清楚地知道,一切一切,都将在这个美好的清晨,永远结束。

他静静地伫立山巅,忽然听见宇文护撕心裂肺地呼唤他的名字,声音中是从未有过的惶恐与悲戚。

他蓦然转身,向来路凝睇,眼见着宇文护的身影破雾而来,容止发现自己的眼角已是一片湿润。

容止不再犹豫,绝望地闭上眼,毅然决然地仰面俯身而下。

宇文护亦随他一同跃下,似用尽所有的力气要抓住他。

身体在飞速地下坠,有水滴在容止的脸上,竟是宇文护的泪。

宇文护那样一个冷硬如冰的人竟然也会为微不足道的他流泪。

容止并不恨他,但也不会原谅他。正如他不会原谅自己。

容止很想伸手拂去宇文护的眼泪,可惜,他们之间最近的距离也横亘着国仇家恨,永远触之不及。

原来他们至死都不配相拥。

容止不惧生死,无畏别离,可是宇文护骤然落下的泪珠,却撞得他内心如斧砍刀削般疼痛。

容止才发现,原来自己到死都没能放下那个人。

那个令他爱恨交加的,宇文护。

 

时间随着指间的微光流逝,模糊了再也回不去的曾经。

或许是造化弄人,容止觉得,一生两世,他和宇文护之间的相遇与重逢,不是太早,就是太迟。

他心里知道,宇文护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是杀人诛心的骗子,他不能再喜欢他了。

重逢之后,又一丝不苟地喜欢了他好多年。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他不能再苟延残喘。

他只是宇文护生命中一个可有可无的过客,终究没有福分白首同归。

不是没有想过站在他身侧,与他并肩共看万里山河。

原来多爱一个人,才会多恨一个人,多想忘记一个人。

宇文护只知饮下忘川之水,前尘往事皆随风而散,一醉忘情。酒醒之后,一切从头。

却不知容止当初毅然跳下忘川,不是为了求生,而是为了求死。

容止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日山巅,宇文护微微泛红的眼。

那个他深爱的少年,终是留在了温柔的旧时光里。

过往种种,不过黄粱一梦。没有不舍,只是有些遗憾。

世事难料,红尘纷扰,容止不想再强求什么了。

容止到最后都没有问过宇文护有没有一刻是真心爱过,因为容止的答案永远是真心爱过他。

而且从没有后悔过。

自刎前的最后一瞬,容止努力地朝宇文护笑了一下。如果可以,他想把最好看的样子留在宇文护的眼睛里。

这样他就不会为他伤心。

刀起血落,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反而有种夙愿得偿的解脱,容止这才发现,原来他们的结局,是彼此放过。

安然相思,寂静遗忘。此生不与君共生,亦不与君同死。

忘川之水也不能让他忘记那些红尘纷扰,尔虞我诈,而这一刻,容止却觉得他已然忘却了前因后果,他只是单纯地喜欢上一个人,爱得执着而纯粹。
而那个人,也同样深爱着他。

 

多年以后,权臣宇文护于朝堂之上被乱箭穿心,论罪伏诛。

多年来的凄凉与苍白的孤寂岁月在此刻终结,他迷茫的眼中飘过沧海桑田,白云苍狗。

恍惚中似有朦胧身影前来接引,依稀是容止旧时模样,一席白衣,不染尘垢,一双明眸,若如初见。

宇文护忽觉浮生长尽,不过如斯。

此间再遇,原来蹉跎岁月,便是一生。

 

全文完。

转发微博/b站 @长安月下_vv 太太的剪辑视频,已获得太太转发授权。

【徐正溪x宋威龙】【伪东宫片花】忘川之水,惊叹红尘是非

容止本是刘宋的九皇子,因国家联姻踏上和亲之路。

宇文护乃是北周的太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迫不得已迎娶异国的皇子,其实早已有了自己的宠妃赵良娣。

东宫之中云诡波谲,一次大劫之后,容止蓦然忆起了三年前的曾经。

他们相知相许,却在大婚当日洞悉一切甜蜜残忍的谎言。容止自甘坠落忘川,宇文护也随之跳下。

三年之后,失去记忆的他们再次爱上对方。

忘川之水,在于忘情……

bgm:《东宫》电视剧主题曲《初见》

【润玉同人】随风潜入夜 解读 迷离

解读 迷离

世界美丽在他低眉颔首间,或许是忧伤中夹杂的深邃,或许是迷离时模糊的泪眼。

《随风潜入夜》故事的灵感源于我想给润玉一个重来一次的机会,让他重新回到所有人都还在的那个世界,让他直面自己的内心,将他所惧怕、渴求、后悔、希冀的东西一层一层剥离开来,会发现他并不是真的一无所有。整个故事在一种“伪重生”的背景下进行,在这里姑且将前世称为“现实世界”,将今生称为“平行世界”,作出一些关于文中人物的一点揭秘和解读:

1.簌离。母亲簌离之死是润玉一生的伤痛,也是他开始转变的源头,所以在平行世界里,母亲并没有离开。润玉无比内疚当年自己一念之差受天后诱骗导致母子分离多年,让簌离一个人承担痛苦,背负罪孽。这种内疚使得在平行世界中他沦为母亲复仇的工具和筹码,但一如旭凤所说,虚空界中有化腐为神,化影为形之能,在这个过程中,有人入梦,有人出梦。但由于簌离已经死去,这里的簌离完全源于润玉希冀簌离还在世的强烈幻想,是受到虚空界扭曲和剥离的产物,并不是真实存在的。

2.彦佑。真实世界中彦佑与润玉背道而驰,对润玉的所作所为多有不耻,不仅经常冷嘲热讽,更因锦觅之死而迁怒润玉,润玉也知晓众人对他的仇视和怨怼,所以觉得会为他的离去而拍手称快。润玉觉得从小由彦佑替他背负报仇的使命感觉歉疚,也理解彦佑对于亲情的眷恋和珍惜,所以这种感情在虚空界中演化为彦佑陪伴簌离承欢膝下,共享天伦。平行世界中的结局扑哧君真如润玉所期许那般放浪形骸,逍然物外,却并未有人察觉,天伦之乐,独缺一人。故而这里的彦佑乃是有真有假。

3.锦觅。现实世界中的锦觅因润玉舍身相救而得以复生,结局与平行世界中并无二致。润玉无比渴求锦觅的爱情还有曾经那段不知情为何物时的宁静时光,所以在平行世界中仍旧与锦觅存在感情纠葛,但其实这里主动追求的锦觅是旭凤以自己对锦觅的印象化成的,也就是说这里的相处模式是旭凤锦觅现实中照搬过来的,但是锦觅对于润玉的恨意确是真实存在的并被蓄意扭曲放大,所以在平行世界中这段感情终究花开无果,无疾而终,而锦觅终与旭凤神仙眷侣,逍遥此生。只是这次润玉终于选择了放下,再不会为她疯狂神伤。

4.邝露。润玉了解邝露对于自己的思慕之情和静水流深的陪伴,但他不愿自己的孤独无依再次牵连邝露,所以平行世界中邝露没有继续追随润玉身侧,而是活出了自己的风采。结局中邝露也将润玉遗忘,只是因为爱过所以有模糊的印象。邝露成为了璇玑宫新的主人,承君之塌一如拥君在怀,如烟往事亦随风而散。在心曲一章中,邝露是唯一让润玉真正流泪牵挂的人,曾经相互依偎取暖的时光成了离别之时他心底最深的眷恋。可叹天年难永,但惜情深不寿。

5.小泥鳅。平行世界中的小泥鳅最终活成了润玉的模样,润玉也尽自己的全力护他一生无虞,弥补了心中的遗憾和空缺。在平行世界中,润玉虽然身死,但或许,也是以另一种方式生存。

在平行世界里,他们彼此伤害,彼此相爱。

润玉虽明知是南柯一梦,却也甘愿沉沦,不愿醒来。

因为在这里,他在意的人,都还在。

润玉所憧憬的不过是一句“欢迎回家”。平行世界给予了他袒露真心的机会,纵使结局仍旧让人失望寒心。

润玉是一个温柔善良的人,襟怀坦荡,无忧无惧。

一生寡亲缘,情缘,理解他的人赞他情深似海甘愿牺牲,怨恨他的人称他逆天改命大逆不道,无论哪一种,他都欣然接受。最终虽然身死神灭,但却也终于获得了永久的安宁。

不爱,不信,不念。

不忧,不惧,不伤。

如此甚好。


润玉经历了两次生命,皆未能完满顺遂。但如果还有机会,真心希望能有一个他爱的人也同样爱着他的世界,在那里,他可以被视若珍宝,小心珍藏,呵护疼爱,温柔以待。

如果真有这样一个世界,我想,我们都愿用一生等待,换他含笑归来。


【润玉同人】随风潜入夜 结语 良夜

结语 良夜

天道无情,须付以无尽的忍耐和牺牲,方自留得最后一抹天真、善意与柔软。

润玉以随风潜入夜的方式走近我们的心田,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爱着这个世界。

人生自古谁无死。润玉离开之后去了哪里?

他常住在爱他的人的心里。

今夜,共缅之。

随风潜入夜  全文完。

【润玉同人】随风潜入夜 番外(故人篇)-可待

番外(故人篇)-可待

此情可待,记忆里一个你。

自天魔大战平复之后,天界再度回复祥和。天界众仙各安天命,各自安好。

上元仙子邝露入主璇玑却不爱热闹,反而主动请缨担负起布星挂夜之职。太巳仙人从小便对这颗掌上明珠有求必应,纵使深知这差事清冷,昼夜颠倒,亦颇感无可奈何。

或许连邝露自己也不明缘由,只觉得每每想起便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萦纡心间。

这一日,邝露照旧布星完毕,感觉有些乏累,便兀自倚石而眠。

梦中景象看不真切,依稀是旧时璇玑,门庭清冷。

迷雾中勾勒出一个谦谦公子的模样。白衣广袖,翩然绝尘。

她感觉似是不可言说的清宁梦幻,一时间竟是有些痴了。

那公子一袭单薄白衣,茕茕孑立,正望着她,眼角眉梢皆蕴着温润的笑意。

他的样子邝露看不真切,心中却有如撕心裂肺的疼痛,不可言说。

一身白衣,不染尘灰的少年薄唇轻启,轻轻地告诉她,

“邝露,谢谢你曾经给予我美好而真挚的感情,而如今,我也愿意把我最珍贵的东西送给你。”
“我身无长物,只有这一片宁静安和的夜空,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愿尔梦中馨香,不惧寥寥长夜。谢谢你曾经喜欢过我。”

“对不起,邝露。”

夜色温柔,而他目光缱绻。

她茫然无措,脑海中似是听到自己痛彻心扉的呼喊。

“不是我喜欢漫漫长夜,不是我喜欢布星挂夜,而是因为,我喜欢你啊……”

“殿下无论去哪里,邝露都愿誓死相随,可是,你还是把我一个人扔下了……”

“无论你要去哪里,我都愿意相随,不离不弃,莫失莫忘。陛下,带我走,可好?”

她微笑着站在原地,等着他,缓缓走近。

为将长夜终开眼,报君平生未展眉。

不知为何,脑海里忽的浮起这句话。

蓦然梦醒时候,两腮清泪横流,又是一个温和无声的良夜。

 

你若真心喜欢过一个人,便知等待是件美好而值得期许的事情。

邝露不知道,润玉出事的前一夜,曾最后去看过她,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久久伫立。

润玉也不知道,邝露自虹桥见他应龙之身,便芳心暗许,从此相伴相依,不离不弃。

 

依稀是旧时场景,微风拂过,吹散花叶簌簌飘落,令人眷恋的安宁。

润玉与邝露并肩而立,看着星星深坠入潭里,那些花叶也终于落地。

一花一叶一菩提,一寸相思一个你。

此情可待成追忆,梦醒忽忆长别离。

情至未央,生死苍茫。

故逝,皆随风而去。

【润玉同人】随风潜入夜 番外(贵人篇)-千年

番外(贵人篇)-千年

云中谁寄锦书来。

我是白泥鳅,自幼便被人鄙弃,孤苦无依,甚至没有名字。

幼冲之年,幸而得一贵人扶持,方知人世冷暖,善意温存。

他教我读书识礼,亲传灵力,提携之恩,永生难忘。

纵使有时不能亲自前来,也会托鸿雁送来云中锦书。

字如其人,词句饱含关切,行云流水自带峥嵘风骨。

每每彷徨无助时,总得他指点迷津,心中很是感激。

而洞庭百万生灵,亦仰赖他的照扶,得以休养生息。

那样年少无忧平静温润的时光,真希望能够再久一些。

 

不知从哪一天开始,他没有再来。

我却永远记得那锦书上的最后一句话“今后不再来,望安好,勿挂念。”

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收到信的那天晚上,下了好大的雨。

 

他离开后的一百年,我离开了洞庭,游遍名山大川,化天地,见众生,却再未有当年惊艳风采。我方察觉,原来这世间最美丽的景色,是在他眼睛里。他闭上眼,世间再无万丈星河。

他离开后的两百年,我偶尔回忆起与他相处的点滴,无论顺遂困厄皆得他细心开蒙教导,不厌其烦。我知道,他也过得很苦,眉间的倦意落寞一目了然,他虽从未言明,我却早已看得通透。

他离开后的三百年,我已渐渐忆不清他的模样,但梦中还是会倔强地伸出手,等一个永远不会回来的人来牵。

他离开后的四百年,我望向一望无垠、星辉灿烂的天河,想象着他在我们初次相遇的地方,微笑看我。

他离开后的五百年,我仰望天幕星辰,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也能够为他做些什么。

他离开后的六百年,我仍旧坚守着幼时心中细小坚定而又执着的梦想,心中想着,也许我会活成他所期许的样子。像他的样子。

他离开后的七百年,我每每失意之时,总是仰望万里长空,因为那是他曾向我颔首微笑的地方。终于明白他所说的,若有信仰,生命不过是场轮回,是种延续。

一晃多年,时光飞逝,彼岸流光,岁月千载。

他离开后的一千年,我功德圆满,飞升成仙。

天若有情天亦老,我总在想,或许是因为在我漫漫的仙途中,他离开太早,所以记忆中的他,永远都是锦绣年华中最年轻的样子,时光把他留在了那里。

那一天拔地飞升没有想象中的欣喜,我望着渺远寂寥的天色,泪如流星下坠,因为我发现,我已经完全记不得他的样子了。

乘风而起,得见山长水阔,天高地广,慢慢地能够理解他离开时的心境。

我坚信,无论在哪里,他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温暖着苦难的芸芸众生。

我一生完满顺遂,所求不多。如果上天能够听到我的呼唤,我诚心地祈求你,让我珍视的那个人,也能够被小心呵护、温柔以待。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他为何唤我“星儿。”

千年以前,他望着漫天繁星,洒然带笑。

眼眸中闪动着坚定而温和的光芒,似是点点星光,照彻天地。

他望着我,温润地笑,目光中的温柔似能将冰雪化开。

他告诉我,“愿你不惧寒夜寂寥,此间长伴清明星光。”

【润玉同人】随风潜入夜 番外(路人篇)-长绝

番外(路人篇)-长绝

你有没有见过他?

“上神是指何人?”

“小鱼仙倌啊!你们怎么会不认识他呢?”

“这……小仙在天界当值多年,从未听过这小鱼仙倌是哪路神仙啊?”

 

小鱼仙倌不见了。

没有人发觉,也没有人记得他。

自天魔大战一役后,战神旭凤威震天下,厥功至伟。

我与旭凤终成眷属,双宿双栖。

可是我的内心总是空落着疼痛,好像缺少了什么,饶是怎样,再也填不满。

我到处找他,甚至不敢睡觉,我生怕我一睡醒,就不记得他了,这世上也就没人记得他了。那样,小鱼仙倌永久消失了,那该怎么办?

小鱼仙倌,你在哪里啊?

一定是我一次又一次将他推开,他生气了,伤心了,就不肯再回来了。

当我终于回头看他的时候,他已不愿再等我。

我把他弄丢了,再也找不到他了。

再也……找不到了。

那个最爱我的小鱼仙倌,不在了。

 

昔年与他所植昙花早已零落成泥,芬芳不在。

本想着睹物思人,可自他去后,最后一朵幽昙亦随风而散。

半点念想也不留。

再没有人会轻柔地握住我的手,为我呵气取暖。我还记得,那一刻,他的掌心是那般温热。

再无人默默守在身后,在我身心俱疲之时给我一处避风港,张开双臂为我挡下,人间沧桑,世间风雨。

天地间再无一人用温润如玉的声音告诉我,会疼我爱我护我,一生一世。

在他身边,我可以肆意发泄,无忧无虑。

我原以为,这样的静好岁月,可以是一辈子。

一切的一切无不在残忍提醒着我,那个世间最好最温柔最善良的他,那个爱我如命的他,不在了。

记忆中的小鱼仙倌永远是温柔善良的少年,也许,他没有离开,他只是太累了,所以留在了最美的时光里。

斯人已逝,相见无期,故人长绝。

原来你我,不过路人,仅此而已。

【润玉同人】随风潜入夜 后记 不衰

后记 不衰

润玉有个小秘密,从无人知晓,其实他怕火。

但他身为兄长,只能在旭凤面前装作不害怕。

他死的时候,遍体焦灼,五内俱焚。

却天降甘霖为六界带来一丝阴凉。

天明之时,又是晴空万里,云淡风轻。

润玉最爱干净,姿容高洁,平素一身白衣纤尘不染,走的时候却是披头散发,满身血污。

好在他在意的那些人都没看见,他也知道他们不会心疼。

如是这般,了无痕迹。

 

既天魔大战之后,天界破而后立,百废待兴。

火神旭凤破阵有功,得六界嘉许,无限荣光,一时间风头威名之盛,无人可出其右。

炽焰战神,天下无双,卓越功勋,六界之中扬威立万,广为传唱。

升平盛景,和乐融融,九重天上,众仙重聚,共贺六界盛世升平。

 

野史《天界异闻录》中记载,神魔交战于忘川,有天火涌下,被冰凌包裹,所幸未致大祸。

承其遗泽,六界再度回复安和。

向使那年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

夜神润玉,身死神灭,六界神录中无只言片语记载。

他的一生,随风潜入夜,终究不为人知。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花开叶落,物换星移,人间又一寒暑。

夜色深沉静美,他却没有踏着夜色缓缓归来。

宁静安和的夜晚,再无白衣胜雪的夜神默默守护着万家灯火。

他最终的梦想,是温和的良夜里,芸芸众生都能被温柔以待。

【润玉同人】随风潜入夜 终章 心曲

终章 心曲

鳞片一寸一寸剥离皮肉的伤痛,润玉觉得,一切,不过是场轮回。

身受重伤又无逆鳞护体,他清楚知道,他的路,快要走到了尽头。

烈火焚身强劲而霸道,润玉所感知的,却是有如回归母体般的清透平和。

他忽然,想起了很多人,还有生命中那些异常珍贵的瞬间。

 

他最先想起的,是生来就背负的原罪与过错。

旭凤身为天帝嫡脉,才具拔萃,他的父帝,也许很快就会忘记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不成器的孩子。

 

也许是因为要离开,他开始眷恋与这苍茫世间唯一的联系。

母亲,不知现在,龙的命运,我承受得起么?

有水滴自面颊划落,不知是雨还是泪。

灵珠手串先天灵宝人鱼泪应声而碎,伴随着他对亲情的最后一丝眷恋一起,消弭成灰。

 

他又不争气地想起锦觅。

那个拼了命得想要忘却却又深深藏在心底的人。

既是已送出去的东西,断断没有收回的道理。

以真龙逆鳞能换得锦觅死而复生,如此甚好。

但逆天改命,总要付出些代价。

觅儿,我不死,你不亡。如此,便也不负昔年山盟许诺。

此间你我,今生今世,永生永世,再无相欠,再不相欺。

 

旭凤,兄长累了,要先走了。

哥欠你的,今世全部还给你。

以后的一切,就都交给你了。

珍重,兄弟!

 

润玉可以牺牲一切呵护锦觅,但令他眷恋的安宁却是邝露。

他忘不了,在无数个冰冷凄清的夜晚,他与邝露相伴相依。

那样美好的场景回忆起来却有种莫名的揪心,有大滴的眼泪纷涌而出,终究还是舍不得。

邝露,对不起,剩下的路,不能陪你一起走了。

既然不能同死,就该好好活下去。

愿尔梦中馨香,不惧寥寥长夜,不问心酸悲喜。

 

孑然一生,润玉最后才想到的,是自己。

真正让人臣服的,不仅是无上的权势,更是王者的仁心。

无论是身为天帝,还是一袭布衣,维系六界之安和,他都愿身先士卒,责无旁贷。

一生两世,功业未竟,此身先去,徒劳无功,一事无成啊。

但他觉得,他没后悔过。

但今日自绝于天下,终不悔亦无怨,始得不负初心,无辜情义。

 

他短短的一生,亏欠的人太多,不知此刻,可还清了么?

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以上神之身临终发愿,日日复月月,月月复年年,年年复余生,不会再有人记得我。

六界之中,关于润玉的记忆在慢慢消退。

寥寥数语,一如那人匆匆的一生。

 

润玉的意识渐渐涣散,记忆有如浮光掠影般闪现,最终全部归于虚空。

润玉以为重来一次,他会忆起很多人,父帝,娘亲,锦觅,旭凤,邝露,彦佑,叔父,母神,魇兽,小泥鳅,可是原来真正放下之后只是白茫茫一片,生命的尽头,谁也没有。

 

世人皆颂火神仁德,都道他薄情寡恩,可是他对万千生灵半点杀戮之心也无。

众生皆苦,那些无辜的生灵也有骨肉至亲,在茫茫天地之间也曾有过,一个家。

无论是贵为天帝身居高位,还是形灭身陨坠入尘埃,无论在哪一个位置,他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执着守护着六界,温暖着苦难的芸芸众生。

这一场泽被苍生的甘霖是他唯一能带给六界苍生的片刻温存,如是而已。

释怀了注定要离开,他终究是不枉此生,再无挂碍。

 

PS:两个世界的润玉同时身陨,以同样的方式。